註冊 登錄
澳門工會聯合總會 返回首頁

lct527的個人空間 http://www.faom.org.mo/?4134 [收藏] [複製] [分享] [RSS]

日誌

從賣旗活動看社會如何可能

熱度 1已有 1822 次閱讀2014-3-31 12:17 |個人分類:[D] 密密密講| 如何


圖片偷自阿gap 學姐的fb..... 

近代唯物主義強勢主導了國家的發展,唯物主義或多或少的影響了我國人民對於利益的看法。昨天跟友人就著一件小事展開了討論(應介紹,小人大學讀社會學,對方是英文傳意,碩士讀公共政策),對於人生的思考平常經就越來越少,難得一次的思考,謹此記錄分享。

昨天與友人在噴水池遇上學生為某關懷愛滋病機構進行賣旗籌款,我見狀就毫不猶豫的捐款換來一張小小的貼紙。友人說道:"假若只有他自己一個,他絕不會買旗。"我亦回覆:"曾經有一陣子我會真的拒絕買旗,但想通了就還是買了。"

我和他言談中亦得出一個共識,澳門目前有形形式式的賣旗籌款,但機構所籌回來的善款,基本上無人得悉實際用途為何,也就是未有一個完善的制度去監管所等得的款項,或用於有需要的人士,或用於有需要的項目,或最惡劣的被人胡亂花光。對於我的看法感到好奇,既然都深明白總有些團體會不合理運用款項,為何還會選擇繼續捐款?我指出,那怕他們有十分九的錢是在不合理運用,在我自己能力範圍能承擔的情況下,如果有人真的需要我那捐的一元,而實際上我又有做了這個行為,就正正是我幫了他。那怕是一點點助人的可能,既不影響自己的前提下,我還是選擇捐款了。我亦續稱,說實在我不是為了公益,是為了讓自己良心好過一點。首先,捐款表面上是推動了公益,但同時亦賦予自己一個正面形象,一個為社會、為社會公平、為集體公益有更好發展的行為,一張小小貼紙無形賦予了自己一種虛榮正義感。第二,我即使明知其風險也捐款,是因為我不希望自己會有被良心責備的一天,簡單而言,如果有人真的很需要我的十元,但我這天沒有捐出來,可能對他會造成不可彌救的影響,我良心亦會不好過。但既然十元不會影響我三宿溫飽,我捐了就是買了安心,何樂而不為?他指出他問過很多人,都選擇回答是純粹為了幫人,為了推助公益等等,但反而讀社會學的人的答案也很類似。所謂的公益都是利己為主,而非利他主義。這樣想,社會其實大部分人都是利己主義出發,當然要排除了那些終極善良的極值。這樣的前提下,其實社會都很自私,自然迴歸到社會如何可能的根本問題。

社會如何可能的問題,早在啟蒙時期,法國思想家就對此有探討,社會如何可能其實是指涉社會如何可能運作,像是盧梭就有指出社會契約論,其後延伸到其實人在原始奬態下就是混亂不堪,在有限的資源下,為了各自的利益就開始自相殘殺,到後來慢慢開始發現,相互合作之間,在某些相互之間的契約下,反而令彼此生活達到更好發展的水平,慢慢契約關係就產生。契約之間,實際上存在著自由與限制,在彼此之間,在充分的協調和溝通之下,每一個個人就著確保自己一定程度的私利,並同時協議願意讓渡部分私利,集體達成協議邁向公利,形成一種契約關係。當社會強迫你去履行這個契約時,個人就能夠獲得自由,因為所謂的自由是自己願意的情況下確立的。

反觀台灣服貿問題,反對服貿最大的聲音就是學生。台灣近年經濟的不景氣使到民怨逐漸增加,觀看港澳近年的發展,自然容易產生心理落差,但肯定否定態度不一。在台唸書幾年,政治議題總得接觸得到,台生雖然對社會、政治、政黨、經濟、文化等有許許多多的意見,但他們他們仍然有最引以為傲的民主和自由,充滿在他們生活當中。個體私利的集合會發展成為公利,雖然個人在公共的契約下可能會有部分權益被侵犯,但是實際上是個人願意讓渡的前提下而進行的自由意志的運行。當他們發現,所謂的公益並不是全然建基於民眾的私利之上,建立這樣的服貿契約未必能夠為他們帶來集體的公利,更重要的時,當協議真正生效以後,他們強逼被參與和規範在這種契約下,個人權利的讓渡就不再是自願性的自由,也就是說被強迫就不是自由。如以一來,侵犯了最神聖的自由民主,他們的反彈也是可以理解。

社會與個人存在著密不可分的關係,服貿一事對於世界有充足反思的空間,對於平等、公平、社會運動、理性溝通、協議契約、自由民主、區域合作都必須有利弊正的反思空間,服貿一個協議,為我帶來了一個很好的社會學課。


路過

雞蛋
1

鮮花

握手

雷人

剛表態過的朋友 (1 人)

全部作者的其他最新日誌

評論 (0 個評論)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掃描臉書
掃描微信
新版建議

歡迎您使用工聯網站   瀏覽統計: 流量统计 源代码    工聯網站首頁 | 工仔討論區 | 服務 | 維權 | 工聯視頻 | 工聯圖庫 | 加入我們 | 建議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