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 登錄
澳門工會聯合總會 返回首頁

芷怡的個人空間 http://www.faom.org.mo/?328 [收藏] [複製] [分享] [RSS]

日誌

對過度活躍與專注力失調的反思

已有 40 次閱讀2018-10-8 14:36

    根據非官方統計,每十名學齡兒童便有一名患有過度活躍症或專注力失調(Attention Deficit and Hyperactive Disorder,下稱:ADHD),社會上亦充斥着有關ADHD對教學人員、家長及該名患者影響的討論,其影響不單在學習上,更在社會功能及自理能力上。到底ADHD是怎麼一回事?
    ADHD的主要徵狀包括專注力弱、過度活躍和行為較衝動等。這些徵狀會長期、嚴重及廣泛地影響着患者,令他們在生活適應上出現重大問題,包括學習及社交上的困難,自我形象低落等。
    就上述的簡單定義來說,相信讀者的腦海裡已輕易浮現出有上述特徵的兒童及成人模樣。其實,ADHD的定義又從哪裡發展出來?
    ADHD的定義是經由美國精神醫學學會在一九五二年出版的《精神疾病診斷與統計手冊》(DSM-V)發展出來的,時至今天已發展至第五版,當中列明所有ADHD的徵狀及治療方法,以供跨領域的專業人員及研究人員使用,並在第三版中,將ADHD列入精神疾病之一。雖然美國精神醫學學會也承認DSM-V仍有修訂及改進的空間,但其可信度已被醫學界廣泛接受,不少國家也採納DSM-V作為診斷精神病的標準。
    儘管如此,也有部分歐洲的社會學家認為單以DSM-V作為ADHD的診斷準則,並不能解決問題,反而增加了問題。以法國為例,有關的專業並不採用美國的標準,反而在一九八三年發展另一套治療及診斷模式,稱為Classification Française des Troubles Mentaux de L' Enfant et de L' Adolescent(CFTMEA)。到底法國的標準和美國的又有甚麼分別?
    治標VS治本
    法國的CFTMEA不單列明所有ADHD的行為表徵,更詳細闡述有機會導致行為表徵的心理及社會因素,例如學習環境及朋輩社交壓力等。此點不單有助治療人員以“治本”的方法協助患者解決因ADHD而引起的影響,更有效協助患者分析自身面對的狀況,從而在生活或態度方面進行調整,並長遠及有系統地發展其技能。
    藥補VS食補
    筆者常聽中醫說,早在我國古籍《黃帝內經》中,常說“藥補不如食補”,意思就是與其以藥治病,不如從飲食着手。法國的CFTMEA和DSM-V其中一個不同之處,就是CFTMEA內提及營養對ADHD的影響時,從健康飲食的目標着手,協助患者根治ADHD主要的徵狀。例如,日常生活中常接觸的人造色素、防腐劑或其他致敏原均有可能是引致ADHD的元兇。在英國,有學校推行“早餐會”計劃,參與計劃的學生會在學校進食營養師設計的健康早餐,不但改善健康狀況,更明顯提升學童的學習表現。
    自由VS 放任
    在這個崇尚自由及“個別化”的年代,不論是成人或是兒童都難以在自由和放任中取得平衡。所謂自由,筆者認為是社會透過共同持守的道德價值及紀律而享受的成果,而非遵從個人的自我而爭取的所謂“空間”、“權利”。法國的CFTMEA強調規則對ADHD患者的正面影響,規則和紀律是促成自由的重要因素。至於學校和家庭如何用規則和紀律使ADHD的孩子感到被重視和有安全感,就另文再論了。
    結語
    ADHD到底是社會現象,還是個人的精神疾患?筆者對於由各界的專業人士所發展出來的定義、診斷及治療手法,都感到佩服,但同時存疑,畢竟人類文明仍在演進中,任何現在成立的學說仍有待不斷修訂。然而,在ADHD學童教育的發展中,不論是歐美或我國,仍然存在偌大的發展空間。作為全球GDP最高的城市之一的澳門,在這個發展過程中又可擔任一個怎樣的角色?
    在教育界打滾十多個寒暑,見盡學生百態,恕筆者未能認同ADHD為精神疾病,而本文以“患者”一詞統稱被診斷為ADHD的人士,純粹為求方便而已。但試想想,如果社會大部分人都“為求方便”,以藥物解決ADHD的問題,情況就不是一篇文章的用字錯誤那麼簡單了。
    曾慧菱 (救世軍教育服務部高級發展主任)

轉自:2018.10.8澳日E08

路過

雞蛋

鮮花

握手

雷人

發表評論 評論 (1 個評論)

回復 芷怡 2018-10-8 14:38
這編文章有值得參考,所以放在這裏慢慢細讀。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掃描臉書
掃描微信
新版建議

歡迎您使用工聯網站   瀏覽統計: 流量统计 源代码    工聯網站首頁 | 工仔討論區 | 服務 | 維權 | 工聯視頻 | 工聯圖庫 | 加入我們 | 建議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