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門工會聯合總會

搜索

歷史簡介

2005-11-7 17:06| 發佈者: root| 查看: 17011| 評論: 0

工聯成立前的澳門工運史略
  澳門工人運動歷史悠久,源遠流長。
  早在一八四零年前後,澳門已出現第一批行會,如:上架木藝行、坭水太模堂、造船工羨行、酒樓茶室業姑蘇行(後改聯義行)等。這些行會初期僅屬供奉先師的廟館。有關行業的.東家(僱主)和西家(僱員),則以這些廟館作為聚首的地方。每年師傅誕,東西家就以拜師傅為題,集資聚餐。
  當年的行會保存濃厚的封建色彩,架構非常繁複,權力集中在東家及其代理人手上。在行會開會時,西家只能列席旁聽,沒有發言權。
  但由於這些行會凝聚了同一行業的工人,使他們有了聯繫、溝通的機會,也就使這些行會後來在各種環境因素影響下,發展成為工會。
  一八五七年十二月,英法聯軍入侵廣州。兩廣總督被俘。翌年三月,佛山團練局揭竿反抗英法聯軍侵略。
  其時,在港澳為英法人辦理文案、教書和從事服務性勞動的廣東人(亦即後來的洋務工人),積極響應佛山團練局"不給洋人辦事"的口號,進行罷工,使港澳商務活動陷於停頓,洋人生活大受影響。這是有史料記載的第一次港澳罷工。它反映了港澳兩地工人早在一百卅多年前已經是同呼吸、共命運。它對澳門後來的工人運動的發展有一定的影響。
  十九世紀末和廿世紀初,以康有為為首的中國改良派,以及孫中山的同盟會,均曾在澳門積極地進行宣傳活動,諸如辦報、組織社團、開座談會……。特別是廿世紀初,孫中山的同盟會在澳門成立分會,籌集革命經費,運送軍械。革命黨人在澳門非常活躍,建立了穩固的群眾基礎。
  在這段期間,澳門同胞受到很大的教育和影響,提高了民族覺悟和愛國熱情。一九一一年十月辛亥革命推翻了滿清,澳門同胞更加深受鼓舞,開始組織和參加工會,從此揭開澳門工運史新的一頁。
  一九二一年七月中國共產黨成立。中國工人運動發展迅猛,影響力亦加速擴散。一九二二年一月,香港海員舉行大罷工。同年三月,在香港各行業工人支持下,香港海員大罷工勝利結束。
  澳門工人運動在各種內外因素催化下,迅速邁向第一個顛峰時期。
  根據歷史資料記載,到了一九二二年,在人口不足十萬的澳門,有三萬多人參加了各行各業、為數逾百的工會。這些以行業或工種組成的工會,一般規模較小,會員約一百人左右。部分工會,如上架做木、坭水、機器、盤艇、果業等工會有五、六百會員。會員逾千的工會,如苦力同業工會、鮮魚聯群益工會、農業工會、石行工會、車業群達工會、計貨愛群工會、小販超明工會等,已算是大規模。
  當年澳門的工會分屬三大派:澳門聯合總工會、六團(中立工會)、工親愛會(與教會關係密切)。其中以聯合總工會規模最大,人數最多,威信最高,活動最頻密。
  一九二二年五月一日,聯合總工會組織了大規模的集會遊行,慶況"五.一"國際勞動節。數千工人參加,聲勢浩大。在澳門工運史上,這是具有歷史意義的第一次。
  一九二二年五月廿九日,澳門發生一件震驚港澳和全國的大慘劇──捷成事件:五月廿八日,一名非洲籍葡兵當街調戲婦女,途人與坊眾見狀,不值其所為,齊聲喝打,葡警聞訊趕至,偏袒葡兵,捉去一名青年工人。數百名工人,坊眾隨即湧往瑞安碼頭第一警區(捷成戲院舊址)聚集,要求放人。聯合總工會在現場附近,亦即白眼塘前地的江南茶樓內設立臨時指揮部,並派負責人前往保釋,但遭到拒絕。翌日,亦即五月廿九日,澳葡當局實行血腥鎮壓,釀成近二百人死傷。全澳居民無比激憤,實行罷工、罷市、罷課。澳葡當局則實施戒嚴令,解散全澳工會。
  在澳門聯合總工會領導下,澳門工人和市民展開了轟轟烈烈的反強暴,爭取自由的鬥爭。各業工人和家屬七萬餘人先後離澳,到前山、灣仔、南屏、石歧等地避居。澳門頓時成為死埠。
  聯合總工會選派出代表去廣東謁見孫中山先生,要求援助。孫中山表示答應。廣東省政府奉孫中山之命,除一再向葡駐穗領事提出嚴重抗議和五項嚴正要求外,還派艦隻和軍隊開到前山、灣仔一帶駐防候命。
可惜就在這關鍵時刻,廣東省陳炯明發動叛變,孫中山被迫組織力量對付陳炯明。中國政局的動盪使到澳葡當局的強權統治得逞。澳門工運遭到嚴重挫折。
  一九二六年四月,澳葡軍隊襲擊省港罷工委員會的糾察隊和鄉民。澳門工人對澳葡當局的侵略擴張和破壞省港大罷工,甚為激憤,曾醞釀大罷工。澳葡當局聞得風聲,急忙向港英班兵買馬,嚴加防範,迫使罷工計劃流產。
  捷成事件之後,由於澳葡當局嚴令箝制輿論,管制公眾活動,工會組織全被取締。澳門工運從此陷入低潮,歷時達廿多年之久。
  工會被禁,一些行業的行會再度興起。這時行會開展的活動多了,除了供奉師傅神像和設有賭博玩意外,也提供帛金、施棺之類的福利。個別行會更與有關僱主,商號訂立行規,保障入了會的僱員的就業和籌集福利經費。常有工友因工傷死亡,參加了行會的僱主、僱員也會發揚互助精神,解囊捐輸。但死傷者都不會得到明文規定的任何賠償。
  坭水行的永達堂(原名太模堂)當時也曾開辦過一間私墊形式的達仁學校,學生有十餘廿人。
  在卅年代,澳門除了有行會,還有一種群眾性組織:炮會。行會是東家、西家混合組成,而由東家任值理掌權。炮會則是各行業工友自己組織起來。炮會沒有會章,經濟來源是依靠會友的月費、募捐、“打麻雀”抽水。會友辦紅、白事,炮會均有送禮或贈予慰問金。為了逃避澳葡當局的注意,炮會都是借助神廟,如媽閣廟、關帝廟、土地廟……作掩護。“九.一八”事變爆發,全中國人民發動了轟轟烈烈的抗日救亡運動,澳門同胞亦同仇敵愾,投入要求挽救民族危亡的救國浪潮。澳門各行業職工,特別是年輕一代的工人、教師、店員、小販、新聞工作者……以及學生、商人等,紛紛以讀書會、體育會、劇社、音樂杜、歌詠團等形式組成愛國社團,如旅澳中國青年鄉村服務團、文化協會、前鋒劇社、綠光劇杜,起來劇社、曉鐘劇杜、大眾歌詠團、中國青年救護團、婦女互助社……開展救亡活動。
  一九三七年“七.七”事變,澳門同胞抗日救國運動進入一個新階段。同年八月十二日,由澳門“朝陽日報”、“大眾報”聯合發起組織“澳門學術界、音樂界、體育界、戲劇界救災會”(簡稱澳門四界救災會),如火如荼地開展各種形式的抗日救國工作,其中包括籌募、宣傳、動員、慰勞、組織回國服務團和回國參加抗戰。組成四界救災會的五十多個團體和單位,其成員有很大部份是澳門各行業職工;四界救災會理事會的成員,也多屬藍領和白領。廣州淪陷,四界救災會成立回國服務團。該團十一個隊一百六十多名男女青年,大部份也是教師、工人、職員、失業失學青年和學生等。
  在中華民族處於生死存亡的危急關頭,抗日救亡的愛國活動成為當時澳門工運的主要內容,在澳門工運史上譜寫了許多可歌可泣、感人肺俯的篇章!
  一九四五年月九月,抗日戰午勝利。在勝利的形勢鼓舞下,各階層紛紛集會,遊行,爭取到集會遊行的自由。
  一九四六年至一九四八年,各行各業開始復甦。由於經濟開始好轉,一些行業工人為改善待遇,維護和爭取自己的權益,自發地組織了公(工)會。儘管當時的公會仍擺脫不了行會的影子,一些公會還是由僱主掌權,而國民黨亦插手工運,從中破壞,但從整體來說,澳門工運的發展是進入了一個新階段。當時就先後出現過電燈公司工人、三行工人、炮竹工人、茶樓工人、旅業工人等爭取改善待遇、維護職工權益的鬥爭事件。
  一九四九年,隨看我國解放戰爭節節勝利。各業工人深受形勢鼓舞,要求成立真正代表工人利益的工會的呼聲越來越高。同年五月一日,在上架木藝行一群年輕理事和工友發動和組織下,木藝、坭水、油漆三行工人五百多在上架行會館舉行了捷成事件以來,澳門工人第一次慶祝“五.一”國際勞動節的盛大集會,顯示了澳門工人團結愛國、維護工人權益的決心。
  之後,木藝、坭水、油漆三個行業的工人以籌祝“五.一”的理事為骨幹,增加了一批新人,改組公會,成立工會。造船、石藝、棚業等其他行業工人,也紛紛行動起來進行改組。
為了更好發揮工會的功能,維護和爭取工人的合理權益,開辦和發展工人福利事業,解決各業工人的職業生活、教育、醫療衛生等迫切問題。一九四九年上月份,木藝、茶樓、鞋業三個工會發起籌組澳門工會聯合總會。
  一九五零年一月廿日,在各界人士和各業工人大力支持下,澳門工會聯合總會克服了各種困難,舉行成立典禮,澳門工運史從此邁進新里程!
歷史的見證
 
聯合總工會就在這裡(杏香酒樓──江南茶樓的前身設立臨時指揮部)
  
一九四零年一月二十八日,第十二集團軍總司令部政治特派員李熙寰發給澳門四界救災會回國服務團第一、二、六、七隊的嘉獎証明書。
圖為1922年澳門上架工會會員的銀徽章。兩面的圖案由斧頭、墨斗、水平尺等工具、一個地球、兩個紅色的工字等組。會員的編號也刻在上面。“捷成事件”後,這個徽章仍然通用,是持有人己學藝滿師的證明,並獲澳門當局和內地認可。當年,木工是很受歡迎和十分吃香。
圖中兩個牌匾:“澤被梓材”是道光庚寅年,即是一八三零年,上架行西友贈予蓮溪廟;“藝巧工良”是民國十三年工羨行廣結坭水行會館。它們說明了十九世紀初,澳門已有行會存在,而捷成事件後,工會雖被解散,但行會間仍密切聯繫,共同推動澳門工運。

雞蛋

雷人

握手
2

鮮花

路過

剛表態過的朋友 (2 人)

水電工會「2018優秀青少年學習營」活動
水電工會「2018優秀青少年學習營」活動
  “2018 青少年交流營”是水電工會邀請廣西憑祥民族實驗中學、寧明縣民族中學及廣
育苗獎學金(大學組)評選結果
育苗獎學金(大學組)評選結果
  獲得大學優異獎或真菁卓越獎的大學生可參加「一帶一路」重慶學習交流團,學生可於
梁孫旭關注公務招聘制度
梁孫旭關注公務招聘制度
優化公務招聘制度  新修訂的《公務人員的招聘、甄選及晉級培訓》行政法規自2016年開
掃描臉書
掃描微信
新版建議

手機版|Archiver|澳門工會聯合總會